根植何處│湯建聰

近來少了空間看電影,無論是家裡的事、教會的事或自己的事,一個接一個不停地處理著,有點空洞的感覺。靜下來問自己:「你在這裡作甚麼?」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,我想這應是基督徒的常態。
整理的過程中,我發現有兩件事不斷在腦裡出現,慢慢地影響著我的事奉心態。第一件事是在夾鏠裡抽出一點時間看了一齣電影-〈逆權司機〉。我無意討論政治的問題,我只想分享一下「純粹就義」,「純粹就義」是甚麼來的?戲中主角「金四福」他只是一介草莽,一生為口奔馳,沒有甚麼宏大遠境的的士司機,為錢使計瞞騙記者接載他到光州,卻使自己陷入困境,後背棄記者逃離光州,卻因一個饅頭,駕車折返光州接載記者離開,把光州事件曝光。金四福的折返不是基於個人理想及願境,只是基於最純粹的不能視而不見,過不了自己最基本的良知而折返。
簡單的說,本於個人基本的良知,盡個人的能力回應個人所看見的道德問題,這就是所謂的「純粹就義」。《路加福音》七 13:「主看見那寡婦,就對她動了慈心,說,不要哭。」耶穌看見寡婦基於祂慈憐的心,祂上前在安慰寡婦,往後才行了使死人復活的神蹟。有些時候人行善事會有許多的顧慮,以致不行或不及時作,令事情變得更複雜。
另一件事是在一所農莊裡的生活體驗。農莊負責人是一位基督徒,他一邊教導我們農耕事務,一邊分享自己的反省,他提到土地與植根。在舊約中土地是上帝應許賜與給以色列民,但每每因他們未能按上帝心意在應許之地生活而被上帝所驅散,今天我們身處於不同的地方,我們有否按上帝心意植根於此。

有些時候教會讓人感覺很浪費,他們擁有最大最好的地方,每星期盡用地方的時間只不過是五、六小時,其餘的時間多是空置的。這顯示了教會有「空間感」(Sense of Space),卻沒有了「地方感」(Sense of Place)。「空間感」與「地方感」的分別在於,「地方感」是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,在這空間中發生了一些事情,是現在應當記念,將來的世代也賴以延續、保存身份認同的。地方是重要話語講述出來的空間,讓人藉這話建立身分認同,界定呼召,瞻望命運。地方是交換誓言,立下應許,發出要求的空間。
若有留心周遭發生的事,不難察覺,大埔區的自殺事情常有發生。廣福邨的事件,最令我痛心,我會問看見了但仍舊如常生活,還是有一點事情是可作的。就這樣「純粹就義」和「植根於此」成為不斷反思的題目,到現在還未整理完全,得到甚麼結論。或許不是要有一套完整的學說,而是身體力行地在地生活。既然上帝讓我們在這地方,如何把信仰植根於此,讓這裡的人得著福音的好處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