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點對事奉的反思-戴曉琳

如果大家記得去年十月的周刊文章,與大家分享了去年泰國暑宣實習的跨文化經歷,既充滿張力,但卻是有趣非常。沒想到,箇中「隱藏的課程」仍在學習,餘韻至今仍未消散。約在新年前,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收到一位韓國宣教士女兒的死訊。她是我一到埗泰國宣教會議時,朝夕相處整個星期--直接服事的年青人。得知消息那幾天,多次想起相處點滴和她的音容笑貌,就不期然流淚。

不單單是懷念、傷感、可惜一個年青生命的消逝,我還想起她的父母姊姊,想起那些同一個泰國事工隊的同工們。原來,你只要認識了一個人,很難不關心他或她背後所連帶的重要人與事。那時我心底隱隱有份明悟,知道只要一日仍在跟隨基督實踐「愛人如己」、只要一日仍在做生命的工作、只要一日仍踏在事奉路途上,便會遇上更多更多⋯⋯猶記督導 Laura 告訴我在宣教牧場這「第二個家」,她常收到肢體、未信朋友病患的消息、幫助一些家庭到醫院領家人遺體1、籌備安息禮等。隨著宣教年日漸長,本來與她生命無關的人,因著耶穌漸漸建立了深厚的關係。是的,信主、受浸、婚禮、孩子出生、新居入伙、都可有機會同在參與,但最頻繁的還是「生離死別」。

離開心愛家人、朋友;服事的留學生畢業要回本國了;自己要轉工場,告別親密戰友⋯⋯關顧了很久的肢體突然無法取得工作簽證了⋯⋯更不消說,來自母會和家鄉親友的訃聞⋯⋯而我們所心愛牧者每天每天面對的,也是在家訪、醫院、安息禮中來回奔波,連結在弟兄姊妹婚禮、新生兒的喜悅與哀哭之家同哭的「日常」,到底,需要一份怎樣的忍耐和深愛?

於是禁不住會發問,我能承托得住這些生命嗎?如果我在場,可以陪伴在生者共度?情感的投放與抽離要怎樣拿捏?走在這途上,我的確存在真能為服事對象帶來什麼影響力嗎?這樣那樣的問題浮現,很多是無力感、自我懷疑⋯⋯這或許反映我未能嫻熟以對或未有足夠的歷練(但願我永不會對悲傷苦楚麻木!)、也在在挎問著我是否在基督裡有著健康良好的自我形象,看自己合乎中道。2

但我想各位兄姊也會有共鳴:面對所愛之人的離去,這永遠是生命中難以承受的重量。想起區祥江老師引述盧雲神父《受創的醫治者》的觀念3,是的,也許我們也曾受傷、也仍會繼續受傷,但都需要持續被耶穌醫治和心靈更新,才可以在這些事上,有情緒和心靈的力量陪同需要的人走過。共勉之。

後記:久不見大家,因我還在教會實習,嘗試將所學的實踐--教教主日學:講「關係」、也講「佈道」。數算神學生涯已過了一半,加上去年泰北暑宣有些領悟,仍在不斷整合使命和方向,探尋未來的事奉。各位看到文章時,我與阿庭已深入「雲原」眾山裡面了!未來的短宣探索對我們家庭相當關鍵,因想要看看這是否合適的工場。除了今個復活節假期隨機構的前往雲原外,七月份也再次參與 Acts100 「雲原」教育隊的短宣行動。

1  難以想像一個「老外」要帶本地人要去他們當地的醫院,操著不純正的語言辦手續、安慰、祈禱,但對心亂如麻的家人來說,確實是最及時不過的服事了。(本地教會啊!我願你們趕快成長起來吧!)

2 但有趣的是,唯獨「退出與否」不是我那個時候問的問題。
3 https://www.cgst.edu/files/chinese_bulletin/pdf/13/CBulletin20140506_344.pdf 區祥江老師的這篇文章,對我的影響十分大,包含對基督徒輔導員怎樣認信醫治的發生,全在那位負傷的基督怎樣觸摸我們;而我們作助人者的,又怎樣面對我們生命中的損傷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