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歌版權│林以諾

筆者作為一個香港 80 後的青年,對「老翻」(即盜版)這詞彙絕不陌生,從小玩的遊戲(由紅白機到 PS)便有不少的老翻,老翻舖亦成為眾多學生放學去選購$100 六隻遊戲的好去處。相比正版二三百元才有一隻遊戲,老翻的吸引力是非常強大的。除了遊戲外,電腦軟件、電影、品牌袋、衣服和玩具等等,都是老翻無處不在的切入點。香港人過去二三十年購買和使用老翻相信已習以為常,對尊重版權的意識也十分薄弱;但不知有否注意到,這種風氣在教會裡也被入侵呢?我們是否也同意這種風氣?

筆者過去於 2012-15 年在共享詩歌協會服侍,了解到香港教會對詩歌版權有眾多的處理困難,如教會因規模較小,沒有資源給予多間機構的版權費,因尊重版權而選擇只唱某一兩間機構的詩歌;也有大型教會因人數眾多與機構「講價」,希望給予少一點的版權費,造成機構的虧損。更甚者,有教會完全忽略版權費的問題,任意使用詩歌和無限複印歌譜。這樣的情況,對於主要倚靠版權費維生的音樂機構,造成財政的嚴重虧損;就連香港最有代表性的音樂機構「香港基督徒音樂事工協會(ACM)」,前陣子也公開表明財政情況無法應付下一個月的支出。我們認為學習尊重版權是重要的事,一者免得服事教會的音樂機構出現嚴重的財政虧損,再者也是對創作人給予的一份尊重。

除教會外,基督教音樂機構的運作和操守,也是值得我們關注的。當中有一間機構,過去曾誤導全港學校需要繳付詩歌版權費而進行追討,但根據香港的法例,教育機構是無需繳付該使用版權的。與此同時,亦有多間教會被此機構用強硬的說法,多次以電話途徑追收版權費,其態度令多間教會反感。筆者曾聯絡詩歌的創作人,對方也表示經常無法收到應有的版稅。經過多次溝通後
無法接受機構的安排,需要透過民事訴訟的處理,該機構才給予一筆版稅解決事情。此外,亦有基督教著名創作人表示與其跟此機構糾纏版權問題,情願建議教會使用他在別的機構創作。而筆者的朋友和網路上亦有一些弟兄姊妹,表達對該機構處理金錢上有不少問題。因著此機構的情況,教會也需思考是否值得去支持該機構呢?

因著對香港基督教音樂機構情況的評估,而教會亦希望弟兄姊妹在詩歌版權上盡一分力,尊重原作者,盡力將詩歌版權費用歸到牧養我們的音樂機構當中。另一方面,亦開始停用文中提及的機構詩歌,以表達教會的立場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