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教我如何作院牧│司徒仕麗

「病人是我的老師」這句說話在臨床牧關課程中常會聽到。你對這句說話有甚麼想法呢?或許你持保留的態度,又或許你對這句說話有某程度的認同。病人(老師)如何理解病患或死亡?病患過程中與他人的關係又如何?他們在病患中又如何理解上天?當中與家人之間關係的張力和互動變化會顯得微妙,而我每天憑藉這句話給我的啟迪去關心每一位病人。
「死亡」二字,於我而言看似接受,實質卻為彌補因死亡帶來的遺憾而努力,期望沒有遺憾的離別給病人和家屬帶來平安,而我的信仰正能填補這因遺憾帶來的空隙。病人(老師)卻教導我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,而遺憾也是死亡所帶來的必然部份,有遺憾正代表著病人與家屬關心的程度,和我對病人關心的程度有多深,記得這幾年間送別的病人不少,其中認識最長的接近三年,最短的剛認識就離世了,遺留給我的是沒有機會認識他/她。
我們常面對生離死別,已習慣了嗎?或許不是,或許從另一角度看,我們若不懂將自己與事件保持一段距離,怎能應付這些常發生在眼前的哀傷離別呢?每次見到面對哀傷離別的家人,都禁不住眼淚,但我必須懂得區分這不是我的際遇,否則,我就沒有能力幫助家屬面對哀傷了。
過分投入可能會為我帶來極度的消耗,但沒有投入,我就更談不上一位稱職的心靈關懷者,這就是我的掙扎和矛盾,病人(老師)常常教導我在掙扎和矛盾中學習平衡,否則,自己的心理健康也會受影響,更不能成為病人和家屬的支援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