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友誼永固│李佩雯

我入讀學生護士的班別稱「G79」。「79」指 1979 年。這班現時還保持聯絡的十多位同學,相識剛好四十年。當中,有與我同信主、同受浸、同事奉的好好好姊妹;有閨密摯友;也有彼此家庭成為契媽契女的;更多有結伴四出旅遊的。四十年來,每逢五月,一年一度的週年餐聚,從未間斷。若說人生四季,這班朋友,相遇於春末,一起走過夏與秋,亦預期同步入冬。我們坦然地見証著彼此的變化,也由衷地分享著大家的喜憂。我們有份默契,這群,畢生的老友、好友。

今年五月,我們按慣例聚首,適逢四十週年,更是喜慶熱鬧,盡歡而散。踏入六、七月,這班老友群組就著社會議題如常地無所不談,自由表述。不過,漸漸火花出現,後發展為激烈的對話,再後來有人表達非常不滿而離組。一群共處了四十年的老朋友,出現從未有過的衝突,相互間忽然變得緊張而陌生,一下子人人都沉默了。間中,有一兩個致歉和調解的聲音,然而,這個群組仿佛驟然進入嚴冬,在冰封中渡過了八月和九月。踏入十月,社會情況毫無改善,倒是這班老友中有人胆敢再活動起來,發放貼文,也同時多了分享感受:「唔好意思!」;「為香港心痛!」;「心痛至極!」;「如有冒犯,對不起!」;「只想與大家抒發心情!」;「明白的。我也多說了兩句!」;「我心情低落,感覺比 SARS時更恐,更慌,更不安。」這個老友群組,復生了!彼此的關係,也再活了!

離了組的也回歸了。我發覺,我們意想不到地上了寶貴的一課。我們相識了四十年,不代表我們的見解變得一樣,對人對事的看法也絕不一致,甚至會擦出火花。重要的是我們願意保存情誼,彼此訴說,互相聆聽,尊重大家的不同,知己知彼,寬宥接納。

11月18日的一個貼文,是班上一位四十年來唯一仍在QE任職的同學寫的。「我昨日 A/N(返早看夜),A 完冇走,在 NQ 休息等返 N。外面大混亂,大院內 A、C 座都冇問題。忙忙碌碌又一晚。宵夜只能食杯麵。今早上班同事有少部份遲到,但最後都返齊,night 同事都願意留一留,等 A 更返齊才放工。…我放工順利,但係都一步一驚心。好無奈,無法形容的無奈。行路返工的路線已準備好,希望不需要用。」這個貼文,緊守崗位的老朋友的心底話,叫我們感受良多,那份屬於我們之間的了解和共鳴,激發起我們相互間貼文打氣鼓勵,此起彼落的回應再次把我們凝聚起來。我慶幸我們的友誼經過衝激,讓衝激成為磨煉,一把年紀的我們,願意謙卑地、認真地探索和調較溝通之道,以至珍貴的友誼能以延續和深化,在面對患難的日子,最需要老朋友的互勉的時刻,能夠彼此扶上一把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,在你過去歲月建立起的關係,無論是與家人、親友、朋友、弟兄姊妹、同事同學、….的情誼,相信在這段日子也備受考驗,我祝願你們抵受衝擊,進深學習,友誼永固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